蜂鸟社区

蜂鸟社区 闲杂聚合 查看内容

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的统治

2017-4-24 10:10| 发布者: perfect| 查看: 1346| 评论: 0


最近被《人民的名义》刷屏了,微信君没有追剧,但总觉得“人民的名义”这个词组好熟悉呀,似乎刚刚在某本新书里看过。今天,微信君终于想起来了:
这种在人民统治和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统治之间的矛盾,一直是民族主义学说对精英的一种吸引力,尤其是当他们在大众的政治角色不断上升的年代寻求非民主统治的时候。

民族主义仍具魅力,部分因为为他们狭隘的目的,而寻求利用民族的集体行动的精英集团发现民族主义作为意识形态来用相当顺手,可以人民的名义统治却无需真的赋予人民充分的民主权利。

这两个段落都出自《从投票到暴力》,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下与“人民的名义”相关的段落——什么是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冲突经常都是以“人民的名义”煽动起来的。

什么是民族主义?

在日常用法里,民族主义的表现可以指代一系列差异巨大的现象,包括族群骚乱、法西斯国家的侵略政策、民主社会的爱国主义、某些文化群体以和平手段谋求特别权利等。为避免混乱,社会科学家对术语的界定通常比日常讨论中的用法更狭窄。

学界使用得最为广泛的民族主义定义源自厄内斯特盖尔纳(Ernest Gellner),他将民族主义定义为政治单元(国家)和文化单元(民族)必须合一的政治原则。据此观点,国家——即在特定领土内行使主权的主权当局——应当代表一个特定的民族,而后者是由他们认为彼此共享一种共同文化的人群所定义的。这一构想在学术意义上很清晰,在历史意义上也似乎有理。很多自我主张的民族主义运动,其中心都意在建立一个国家,经由文化分裂的人群(就像1991年的克罗地亚民族主义者所做的),或由一个已有国家的文化兄弟(如20世纪30年代的匈牙利民族主义者),或者通过已有国家内一个单一文化群体的掌握(90年代的爱沙尼亚民族主义者)。的确,在当下诸多冲突都可溯及族裔民族主义的时代,人们的关注点,都会自然而然地从民族主义的定义出发而强调文化差异(cultural distinctions)的重要性。

这个定义,似乎略去了一些通常用法,比如自我描绘的民族主义者,通常叫作民族主义。例如,严格按共享文化的术语定义的民族主义,也似乎排除了对一个国家政治制度的军事效忠,或者其他不是基于文化的原则,比如美国宪法里体现的普世原则。同样,将民族主义目标定义为取得一个主权国家,也排除了某些文化群体寻求所在主权国家欠缺的政治权利,比如在加拿大联邦范围内谋求某种自治形式的魁北克民族主义者。此外,民族主义者通常不达成独立建国目标绝不停止。他们常尽力将独特的文化价值供奉起来,在边界内将同族群的生活区别开来,努力融合族群兄弟和守护历史上的民族疆界,并且对民族的历史敌人的侵占进行军事防御。某些事例中,民族国家采取了“民族主义的”邻国观,视邻国为劣等的、敌意的和可操控的。人们日常所指称的民族主义都被假定包含了这些宽泛含义。我将表明与这些现象相联系的通常说法并非因为被混淆了,而是因为它们有着相关因素、动态性和因果性,需要民族主义和民族冲突的理论来摄取。为此,盖尔纳的定义,尽管是个很有用的起点,却需要扩展。

因而,我定义民族主义是一种学说,即自视有着独特文化、历史和制度,或原则的人民,应当在一个政治体制内统治他们自己以表达和保护那些独特的特性。因此一个民族就是一群视自身有着如此特质并立志自我统治的民众。民族主义冲突便可定义为由民族主义学说所激励或评判的、有组织的大规模暴力。

按此定义,并非所有族群都是民族,也不是所有的民族都等同于族群。有许多民族认为他们有着文化或历史的独特性,比如美国路易斯安娜的卡津人(Cajuns)——在他们身上找不到民族主义的原则——主张族群的自治权利。在广泛的历史研究基础上,安东尼史密斯(Anthony Smith)区分了族群和民族:族群[an ethnic group 或ethnie(法语)],乃基于共同语言或文化,或共同祖先的神话,或共同的历史经验而具有独特意识;民族(a nation),寻求自治的群体。族群冲突只有当该冲突是特定族群为建立或保护自治时才会卷入民族主义。

虽然民族主义学说从具独特性的人民的自治权原则派生出政治权威,但是民族主义者“并无必要支持”改为“并不会必然认定”合法的政治过程有赖于民主投票。而且,自治权意味着民族团体不应当被外人或外部机构所统治。它也意味着,不管民族主义执政者是怎么被选择出来的,都应当用福利、安全、主权人民民族目标的满足程度等术语来评估其政策。这种在人民统治和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统治之间的矛盾,一直是民族主义学说对精英的一种吸引力,尤其是当他们在大众的政治角色不断上升的年代寻求非民主统治的时候。

民族则不仅能帮助他们在不同的文化传统基础上相互区分,而且能够在政治传统、政治制度和政治原则等基础上进行更好的区分。于是,以人们诉求的“集体品”改为“公共产品”的性质和吸纳团体成员的标准,学者们通常将民族主义划分为两种:族裔民族主义和公民民族主义。族裔民族主义,就像德国人和塞尔维亚人的民族主义,将他们的合法性建立在共同的文化、语言、宗教、分享的历史经验和/或共同亲人的神话上,并将这些标准用于吸纳或排斥谁应当属于民族成员。例如,德国法律允许给予祖先是德国人、现在居住在俄罗斯的人以德国公民权,却拒绝授予许多终生生活在德国的土耳其人以公民权。公民民族主义,如英国和美国的民族主义,还有大部分法国人的民族主义,是把他们的诉求建立在对一整套相信代表着正义和有效的政治信念与制度的忠诚上。而其归化则基本取决于在民族领土内的出生或长期居住,尽管掌握该民族的语言和制度的知识以便参与其公民生活,仍然是外人归化的标准之一。

在公民民族主义和族裔民族主义之间的这一划分,对一些国家——比如现代乌克兰——非常关键,乌克兰至今仍然是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混合杂处,基于文化或者语言差异的政治效忠有可能分化强烈。其结果是,乌克兰的政治领袖通常会谨慎地促进一种公民—疆界形式的民族忠诚。

这些分类是理想类型的:实际上没有哪一个民族是纯粹公民的或纯粹族裔的。追求政治目标的族群会正常地建立行政制度,并至少部分地依法而行,而不会只有文化规范。公民国家反而会常常建设一些可识别的族群内核,并且一段时间后,会生成他们自己的公民文化和共享的历史传说。无论如何,所谓民族可以放在一个介于公民和族裔两种理想类型的民族主义连续体内,端赖成员效忠以及民族内部融合时依据制度还是文化。民族主义的定义,只有当较宽泛且足以鉴别族裔和公民民族主义之间的各种变形时,方可深入研究两种民族主义类型的起因和后果。

简言之,这种民族主义的定义强调了人民自治作为民族主义者的普世目标,避免往其中塞入民主的私货。而且,允许进一步探究政治效忠的文化基础,同时避免了将民族主义等于族群的错误。这样,就能得出民族主义的一些要素,对于我们理解民族主义的起因以及如何关联暴力冲突不可或缺。

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蜂鸟社区

GMT+8, 2021-6-15 17:48 , in 0.044165 second(s), 14 queries , Redis On.

蜂鸟社区-福利优惠超多,绿色纯净舒适无广告,注重品位满足各种需求,多渠道蜂巢搜索,更有蜂鸟担保的蜂巢让您安心娱乐,积分提现,各种在线游…,致力打造大家都喜欢的人气社区门户。

Powered by 蜂鸟社区 © 2016-2017 www.fn139.com 闽ICP备17002822号-1 sitemap
返回顶部